如何前往:

陳蔓蕾精神科醫生專科診所 - 如何前往MindHealth精神科專科診所 - Direction Icon

聯絡查詢:

陳蔓蕾精神科醫生專科診所 - Telephone Icon陳蔓蕾精神科醫生專科診所 - Contact Form Icon陳蔓蕾精神科醫生專科診所 - Whatsapp Icon

關於陳蔓蕾醫生

陳蔓蕾醫生專業資格

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 (精神科)

香港精神科醫學院院士

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院士

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

香港中文大學內科醫學文憑

英國卡的夫大學皮膚科學文憑

精神科專科醫生 – 陳蔓蕾

女精神科醫生 - 陳蔓蕾 - 證件相1

陳蔓蕾醫生現為精神科專科醫生,擁有超過20年的精神科經驗。她曾服務於不同的公共醫療機構,照顧不同種類的病人,並接受過多種精神科專業培訓。

陳蔓蕾醫生曾任榮譽香港大學助理教授、香港精神科醫學院榮譽臨床導師,為醫生提供精神科專科訓練,亦多次被邀請到電視台及雜誌接受訪問和擔任演講嘉賓。

精神科服務範疇

提供醫療程序

門診服務到診服務

陳蔓蕾精神科專科診所 - 精神科服務範疇 - 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 (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[ADHD]、自閉症、情緒及行為問題的評估及治療)

兒童精神情緒問題 (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)

  • 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 (ADHD)
  • 自閉症譜系障礙 (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)
  • 亞斯伯格症候群 (Asperger Syndrome)
  • 選擇性緘默症 (Selective Mutism)
  • 兒童焦慮/抑鬱 (Anxiety / Depression in Children)
 
 
 

住院治療

使用醫院或其他服務診所:

  • 養和醫院 (Hong Kong Sanatorium & Hospital)
  • 聖保祿醫院 (St. Paul’s Hospital)
  • 嘉諾撒醫院 (Canossa Hospital)
  • 香港港安醫院 (Hong Kong Adventist Hospital)
  • 明德國際醫院 (Matilda International Hospital)
  • 港怡醫院 (Gleneagles Hong Kong Hospital)

精神科相關配套服務

會診語言:

  • 粵語 (Cantonese)
  • 普通話 (Mandarin)
  • 英語 (English)
 
精神科陳蔓蕾醫生於無線電視TVB翡翠台《流行都市》講解關於「疑病症」(HYPOCHONDRIACAL DISORDER)訪問

精神科陳蔓蕾醫生於無線電視TVB翡翠台《流行都市》講解關於「疑病症」(HYPOCHONDRIACAL DISORDER)訪問

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(COVID-19) 第三波已經持續咗一段時間,對香港市民造成好大影響。
香港大學醫學院精神醫學系訪問咗一萬一千多人,發現原來有七成人都有抑鬱症狀,數字驚人。
疫情反覆好容易令人出現負面情緒,更加有可能會出現疑病症
 
疑病症另一個極端表現就係經常要追睇疫情資訊,甚至好驚去確診者去過的地方,怕自己中招。不停搜查疫情最新消息,如邊條巴士路線曾經有確診者,購物商場會否安全等等。
這些情況曾出現在你身上,或者我們的親戚朋友身上嗎?
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,有些人會有如風聲鶴唳的感覺,也有不少人都會擔心自己已經中招但唔知道等狀況。
 
精神醫學專科醫生陳蔓蕾醫生接受無線電視TVB翡翠台《流行都市》訪問,講解關於「疑病症」(HYPOCHONDRIACAL DISORDER)
 
陳蔓蕾精神科醫生專科診所 - TVB-流行都市 - 疑病症
 

節目內容問與答:

經常留意疫情資訊,是否已算是疑病症呢?
有可能是的。其實疑病症的病人通常會有少少唔舒服,有些人將這些輕微唔舒服,與一些好嚴重的疾病掛鉤。例如會擔心自己有心臟病,中風等,最近當然是擔心新冠肺炎。
擔心患上這些病的時候,他們又會將事件再聯想多一步。例如聯想成:如果我有病時,就會想自己患病期間會否好辛苦;如果再聯想下去就會是:假如自己死去之時,留低年紀輕的子女在世的生活如何?於是愈想就愈擔心,又愈想愈負面。
 
疫情開始之後會否多了病症?和最近巿民精神狀態如何?
自從新冠肺炎之後,差不多多收咗兩三成病症。平常那些人擔心如心臟病、中風之類,最近都會因為戴口罩而自然抖氣唔係好暢順,又有些時候對口罩敏感而引發兩聲咳等現象,就好擔心自己會有新冠肺炎。有部分病人近幾個月都無出過街,因為出街一次一戴口罩有兩聲咳,他們又會聯想:如果我將肺炎帶返屋企,成家人都受感染咁點算呢?如果傳染埋長輩群,使他們身體唔好,自己就會好不孝。這樣那樣一直在聯想。
 
那些人會容易有這個疑病症?
其實現時香港的環境,大家都好大壓力,所以全香港市民基本上患病風險都增加。不過以下幾類病人會特別大風險。例如思想比較負面一些的,會較容易焦慮,那就會容易有這些病症。還有一些病人是,曾經試過有大病,大病之後佢經歷過好辛苦的感覺之後就驚咗病,所以之後他們都會對這類型的事情會好焦慮。
 
現時大家咳兩聲都會擔心自己有病,如何才可以察覺到我身邊的人有疑病症呢?
會一開始就有少少唔舒服,然後他們就會去想,自己究竟會唔會有嚴重病症,就會上網搜尋,看看究竟自己的病徵似甚麼病或者似甚麼嚴重病症。
假如找到生活中有這些病症,就走去睇該類專科醫生,再要求做一些相關檢查,醫生就會告訴他們,其實沒有事。
這樣他們會好一段時間,轉頭又有些新病徵出現,他們又會重新再搜尋,周而復始不斷循環。
一般他們覺得自己有事之後一好番沒有事,過一個星期左右,他們又會再有以上症狀。
 
患者身邊親友,叫他們放鬆一點,這樣有用嗎?
其實都沒有太大作用,如果病人自己都知道要放鬆,他們真係可以放鬆的話,一早已經放鬆了。身邊的人一直講要放鬆一點,反而令病人壓力更大。
 
這樣應該要如何幫助他們?
其實要認同他們確係有病,不過他們的病就不是身體上的病。他們的病就好像我們身體有個警報系統,但這個感覺系統太過敏感,於是經常出現這個誤鳴狀況。
我們要了解他們有這個病,另一方面,由於這個病係因為身體警報系統太過敏感的關係,令他們不太敏感的方法,就是將焦點由他們的身體或由病症那裏,一路帶開到一些他們關心和喜歡的事物上。建議帶患者做一些他們喜歡的活動,因為他們身體上無問題,其實可以去參加或進行患者以前會做的事情,他們可以與別人傾談,或者做一些喜歡做的事情便可以。
 
要如何治療呢?
治療方面有兩大類,第一個類別是藥物治療。藥物治療主要係食血清素及一些放鬆的藥物。而第二類是心理治療,就如剛才我所講,解釋給他們聽,這是一個系統敏感的原因,導致有這些症狀出現,並不是真係身體有病。另外一些病人就會針對本身病過,然後有一個好大的陰影這方面作出治療。
其實這些病主要都係來自壓力,壓力減低就會無咁容易有這些病。所以如果個人無咁大壓力,多做運動或曬太陽,做一些自己喜歡做的事係有幫助。如有困難的時候,可以同親友講或傾訴一下,減低自己壓力,其實都無咁容易有病。
不要相信一醉解千愁,飲酒只會愈飲愈衰。只會令到問題拖延再耐一點,咁有時侯問題拖得耐反而問題仲大,還有飲酒飲得多其實會有酗酒問題,到時一個問題變成兩個問題。
 
經前症候群(Premenstrual tension)

經前症候群(Premenstrual tension)

留言: 陳醫生你好,我今年24歲, 最近2-3年有個問題好困擾我,我與未婚夫的關係。就是我月經之前大概一個星期時,情緒會變得特別差, 包括:
1. 易喊(一開始哭就眼淚自動不停流,甚至都找不到傷心的原因/事情並沒有這麼值得哭)
2. 易怒(覺得未婚夫說什麼都不悅耳,只要他某個時侯對我說話態度不好, 我就好易怒)
3. 很累,沒有動力,對身邊的事物不感興趣(不想說話,不想作出回應)
4. 一旦開始嘈交,便會進入暴怒狀態,情緒激動,甚至會有暴力行為(對外/內化)

平日的我性格行為並不是這樣,很多時候我也不會生氣,所以幾乎每一次嘈交都是在那幾天發生。 一至兩個月便有一大交。有好幾次也是因為小事,可能是某一句說話令我感到不滿,繼而互相口角, 最後嗌一場大交,甚至互相打鬥,通常都要花上一個晚上才會有所謂嘅”和好”。

他形容我在這幾天的狀態是很aggressive, 說話很defensive, 彷彿他做什麼都要營營役役,說什麼都能得罪我,我簡直變了另外一個人, 有好多次他都評論我己經是病態,他亦都覺得自己不懂得如何處理我,已經沒有辦法。

陳醫生,其實我完全感受到月經對我情緒的影響,我很想改善這個問題,但我覺得靠自己的能力很難控制到情緒, 所以我想請教陳醫生,我是否需要嘗試藥物治療,還是可以吃點荷爾蒙補充劑,做多點生活模式的改變,心理治療,婚前輔導等等等等呢?

謝謝你!

陳蔓蕾精神科醫生回覆

你好,
根據你的描述,你的狀態可能是患上經前症候群 (premenstrual tension)。
經前症候群的特性是在經期前到剛完結時,情緒出現極大波動。或者可能變得脾氣暴躁、心情抑鬱或焦慮,被負面思想纏繞,失眠或嗜睡,缺乏精力等等。這個情況會在患有情緒病的病人身上更加明顯。

通常透過藥物治療便可。藥物治療可分為抗抑鬱藥血清素)或荷爾蒙療法兩種。
抗抑鬱藥通常在經期前八至10日開始服用,直到情緒平復為止。血清素通常的副作用是輕微作毆或暈眩。
如果服用荷爾蒙藥,即低劑量避孕丸類藥物,也會令情緒比較平復。避孕丸的副作用包括體重增加、水腫等等。

你可以考慮實際情況,尋求專業人士協助。

謝謝

陳醫生